2018 春夏特別企劃
《相似的夥伴》

「創作的過程是快樂的, 而帶著作品向世界出擊 ,
則是對付出努力的所有人的最佳回報。」

「創作的過程是快樂的, 而帶著作品向世界出擊, 則是對付出努力的所有人的最佳回報。」

副總編輯、童書版權行銷 / 黃正勇
愛用商品 / Tone Oilnume Medium Backpack

小時候課業壓力大, 想要短暫逃避的時候, 我選擇鑽進「小叮噹」( Doraemon ) 的漫畫裡, 把自己藏在那個幻想世界中, 看到無助的大雄有了小叮噹的幫忙, 讓苦悶的學生時代也有了出口。我想, 不管大人或小孩, 都需要一個暫時歇息的所在, 而書籍便是為此而存在。

目前台灣百分之百自製本土繪本, 並創作漫畫的出版社不到五家, 文房文化是其中之一。在出版行業做到編輯主管或多或少都得身兼製作與行銷, 台灣市場不夠大, 新書首刷僅有一千多本, 且因通路不多, 使得銷售期很長。

我很認同我們社長的理念, 「台灣的創作力強, 為什麼不主動向世界出擊 ?」想要有能力持續推出佳作, 就得讓作品達到一定的銷量, 所以公司很早就開始往國外去拓展市場。

東南亞是我最常出差的地方, 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和越南等國經濟持續成長, 對於文化產品的需求也越來越多, 參加各地國際書展是個很好的途徑。出席國際書展有兩個目的, 第一, 是看自己的書在當地能不能賣 ; 第二, 是看其他國家書市的需求。

拓展版權最需要考慮的就是文化及環境的差異, 舉例來說, 鐵道主題的書在企劃階段就不能只是設定介紹台灣的車種, 必須廣納世界各國的火車才能引起當地讀者共鳴。又譬如, 介紹防災知識的《荒野探險隊》涵蓋地震篇幅, 與曾經歷震災的國家洽談, 也才符合對方潛在的教育需求。

目前我的出差範圍雖然以亞洲為主, 但是在書展中認識不少歐洲同業, 也有對我們的創作有興趣的各國代理商, 會協助將書籍帶到法蘭克福書展、波隆那書展, 又增加了台灣創作的曝光機會。

以前在大學念的是文藝創作, 對商業數字也不懂, 但我認為沒做過的事都很有趣, 首先要拿出自己的決心和企圖, 想辦法達成。因為工作所需才了解到各國的稅制, 以及對方是否和我國簽訂貿易協定或互惠, 譬如有些國家的繪本創作相對成熟, 外需的量比較少, 為了保護自家的創作, 就會對引進國外圖書版權抽取較高的稅賦。反觀在此類型出版品還沒有那麼蓬勃發展的部分東南亞國家, 因為與台灣有互惠協定, 相對就可以減輕這類的稅賦。

而除了編輯與版權銷售的工作以外, 我也找時間持續創作, 五月即將出版一本描述隔代教養的繪本。我認為創作就是要和讀者分享, 保留空間給讀者, 讓他的想像力去延續創作。

繪本是結合故事作者、插畫繪者, 以及編輯的合力之作, 創作的過程是快樂的, 將作品行銷到世界各國, 則是對付出努力的所有人的最佳回報。比起淺顯易懂的漫畫, 開放很多空間給讀者想像的繪本更需要長時間的經營, 它是精緻文化的象徵, 要讓人慢慢認識你、信任你, 面對國外市場時要積極, 但不心急。

每次出差大概三至五天, 基本配備就是中型後背包、電腦包與行李箱。我是有點戀物的人, 受父親影響, 從小就有「東西不用多, 但質地要好」的觀念, 以前買過不少精品, 但隨著年紀增長開始欣賞低調而有質感的風格。

土屋鞄細緻的作工與皮革手感、簡單外型, 正好符合我近年的心境, 加上本來就喜歡揹後背包, 讓雙手可以空出來, 差旅中也比較方便。它的大小適中, 可以收納 10.5 吋 iPadPro 等必備物品, 我最喜歡左側邊口袋的設計, 隨時可以快速拿取錢包、眼鏡等最常使用的物品。

它總是跟著我前往會議與會談場合, 即使放在地上也沒關係, 包包就是要用, 東西用久了就會像你, 跟著你生活、跟著你互動, 就算有傷痕也是它的徽章。目前我使用了兩年多, 經過每天觸摸, 手上天然的油脂讓皮革的色澤產生變化, 現在它比一開始的顏色還要加深, 讓我更加喜歡。

型錄中收錄更多充滿樂趣的故事

土屋鞄邀請各領域工作者談工作中的樂趣之處, 以及皮革夥伴如何陪伴度過日常, 並展現專屬的迷人表情。此外也深入工房, 一探資深職人的道具箱, 關於製鞄的細節與思考, 同樣想與喜愛皮革的您分享。

この商品に対するお客様の声

この商品に対するご感想をぜひお寄せ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