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の商品に対するお客様の声

この商品に対するご感想をぜひお寄せください。
STORIES
OF
CRAFTSPEOPLE

專注在眼前的事物

從 80 幾歲極具經驗的職人前輩, 到 20 幾歲充滿熱血理想的年輕後進,
個性豐富的土屋鞄職人們, 他們對「製作」各有什麼看法呢?

年輕的職人藤卷先生, 是工房裡屈指可數、熱愛皮革之人。從西新井工房入社以來, 就負責從皮革中選取適合製作包袋部位的工作。因從小和鄰近的皮革職人家族相互來往, 對於皮革素材相當熟悉, 也因而發現自己對皮革的喜愛。這樣的藤卷先生, 在高中畢業後, 對從事皮革相關工作產生興趣, 是再自然不過的了。

年輕的職人藤卷先生, 是工房裡屈指可數、熱愛皮革之人。從西新井工房入社以來, 就負責從皮革中選取適合製作包袋部位的工作。因從小和鄰近的皮革職人家族相互來往, 對於皮革素材相當熟悉, 也因而發現自己對皮革的喜愛。這樣的藤卷先生, 在高中畢業後, 對從事皮革相關工作產生興趣, 是再自然不過的了。

總之, 就是想從事與皮革有關的工作

我從小就非常喜歡皮革, 原本就打算高中畢業後就從事皮革相關的工作, 當時的我因對皮革相關產業不夠瞭解, 決定先前往製鞋職業訓練學校進修 1 年, 學習皮革基礎知識和皮革產業概要等課程, 並帶著興奮期待的心情, 參觀了皮革鞣製工房。

畢業後, 我在與皮革相關的貿易公司打工了一段時間, 心中邊浮現「不想只是接觸皮革, 也想從事皮革的製作工作」的想法時, 正好透過職業訓練學校的同學推薦, 來到了土屋鞄。

進入西新井工房研修一段時間後, 被詢問是否想加入「裁斷」團隊。負責工作大致可分為「裁斷」跟「排料」兩種。「裁斷」是指在皮革上放置金屬模具(具刀刃的金屬模具), 而後下壓切出皮革部位選取的形狀。「排料」則是在裁斷之前, 決定模具的排列位置, 並在皮革上畫出裁切記號。執行這兩項工作, 需具備能辨識皮革品質與決定使用工序的能力, 在製品前端扮演重要的角色。

雖然在製鞋職業訓練學校時參與過研修, 對於裁斷跟排料的重要性有一定程度的理解, 但原本是期望能用縫紉機製作皮革包袋, 起初有點苦惱, 但對於能在皮革被裁切前親手觸摸大張皮革也有些期待, 另外, 能成為支持包袋製作的基礎, 從事「背後支持力量」的工作, 我覺得也會是很好的經驗, 因此決定挑戰嘗試。

不透過言語, 從「工作」中學習的工房日常

不透過言語,
從「工作」中學習的工房日常

在西新井工房中, 我由擁有 40 多年經驗的專家後藤職人負責教導。第一天在工房裡, 我所做的工作是負責裁切小學生書包的皮革。看著後藤先生排料, 配合皮革上的標註記號, 放上金屬模具, 再將金屬模具放入裁斷機中壓下。精確放置金屬模具是基礎中的基礎, 身為職人, 如何快速有效地完成是很重要的。

比起快速地完成工作, 更重要的是「安全」。使用強力的沖壓機, 稍不注意就會發生嚴重的傷害, 或是造成模具跟皮革的損壞。因此, 後藤先生特別指導我在檢查和調整機器時特別留意, 並保持絕對的專注力。正因為這是一個單調的工作, 保持專注力才更加地重要。

當做了裁斷工作的時間來到第 3 個月, 我開始被教導排料工作。這項工作的困難之處, 在於必須熟悉皮革的性質和特徵。皮革與布料不同, 每張皮革無法使用的深度傷痕隨機散布在各部位, 能放置模具的位置或面積也不盡相同, 此外, 還須配合皮革纖維方向決定取用部位。在留意皮革特性的同時, 如何有效率地取得更多可用的部位。這種拼圖般的樂趣, 就存在於排料工作之中。

說到排料, 從一張皮革上能取得多少面積, 依不同的皮革製品有著不同的標準。如果皮革佈滿傷痕, 可以排料的面積或方向就會更受限。如果盡可能取得更多可用於包袋製作的皮革部位數量, 即能減少皮革的浪費、生產更多製品, 可以提供給顧客的商品數量也會增加, 每當我這麼想時就會感到非常開心。當我在裁斷一張一張皮革時, 會看著後藤先生所標記的排料的配置, 自己同時也會思考著:「為什麼會這樣排列呢?」「原來還可以這樣排啊。」後藤先生不是用言語逐一地教導, 而是讓我透過觀察, 從工作中學習職人的技巧。

帶著希望幫助夥伴的心意

這份工作的樂趣, 就是隨著當我對皮革的理解加深時, 對於皮革的喜愛也變得愈濃厚, 但可能只有我這麼想(笑)。一直以來我都是以處理小學生書包的皮革為主, 不過最近大人包袋的皮革裁斷及排料工作也多了起來, 可以接觸到比以往更多不同的皮革, 皮革素材運用的廣度, 總是讓我感到驚訝。

不僅如此, 裁切前大張的一枚革, 與後來許多部位組合成的皮革製品, 所顯現的「景色」完全不同。肩膀部位的虎斑紋理/皺紋, 有著極具氣勢的皮革表情, 看到這樣的紋理時, 不禁產生「 這個皮革曾經活著......」的感觸, 讓人想盡其可能地珍惜使用。排料時, 選擇皮革部位做為皮革包袋正面的「顏值擔當」時, 也會一邊想像未來成型的樣子, 來決定「就用這邊吧」。

最近除了裁斷和排料外, 也因為協助進行黏貼和縫紉等製鞄作業, 更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工作成效, 是如何影響著其他夥伴的工作, 如此意識到自己工作崗位的定位和意義, 我覺得我比以前更能體會「製作」這件事。以前光是處理眼前的工作就已用盡全力, 但現在的我會去思考怎麼樣才能在不造成工作夥伴的困擾的情況下幫助他們, 我發現這樣的想法隨著時間一年一年的過, 也逐漸變得更加強烈。

我想分享一件令我開心的事情, 上次參與樣品製作時, 我提議使用我在職業訓練學校用過的製鞋工具來製作提把, 結果製作進行得非常順利, 大家也都很開心。與其說因為大家聽取我的意見而感到開心, 不如說我更享受幫助大家。

一邊挑戰、一邊摸索理想中的職人樣貌

一邊挑戰、
一邊摸索理想中的職人樣貌

▲ 與具有豐富經驗的職人後藤先生合影。
▲ 與具有豐富經驗的職人後藤先生合影。

你希望將來成為什麼樣的職人……這樣的問題啊……徹底學會裁斷的工作, 成為後藤先生的接班人?或者在更多工作領域上更加精進, 拓展身為職人所擁有的專業廣度……?「想瞭解、學習的事還太多, 老實說我也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歡皮革, 所以想一直參與皮革製作的工作。」一邊摸索理想中的職人樣貌, 一邊希望能從我尊敬的這些職人前輩身上, 學到技術之外, 他們所懷抱的思維與心態。

另一方面, 最近在指導晚輩裁斷和排料的工作時, 深深感受到無法以言語傳達所學的難處, 或許是因為我對這份工作也還沒有 100% 的理解, 這樣的話, 還是先把裁斷和排料工作做到最好吧。

我跟很多工作夥伴都一樣, 偶爾會在下班或休假日的時候來工房製作東西。看著大家認真的身影, 總會受到很大的啟發。有時候會聽到我尊敬的職人前輩跟設計師討論新品, 聽著自己所不了解的工作, 總覺得特別有趣。往後我也想以更開放的態度去觀察事物, 不斷充實自己吸收事物與想法的抽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