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の商品に対するお客様の声

この商品に対するご感想をぜひお寄せください。

您會喜歡什麼樣的故事, 又或者期望收到關於土屋鞄的哪些訊息?
在這裡, 我們將分享美好長存於歲月中的人事物,
也許是職人的專注精神, 也許是細節裡的迷人之處。
想與您一同展開, 專屬於海外土屋鞄的生活風格旅程!

您會喜歡什麼樣的故事, 又或者期望收到關於土屋鞄的哪些訊息? 在這裡, 我們將分享美好長存於歲月中的人事物, 也許是職人的專注精神, 也許是細節裡的迷人之處。想與您一同展開, 專屬於海外土屋鞄的生活風格旅程!

The Story of an Architect

以「人的行為」為原點, 播本先生的建築故事

漆黑的秋日清晨五點, 為了捕捉太陽初升時分光線灑落建築職人播本貴先生作品中的光景, 一台小車在雪山隧道裡奔馳著。就在駛出隧道之際, 鮮橘色的太陽從左側開始爬升, 當一路暢行抵達目的地-播本先生位於壯圍鄉的自宅與工作室時, 天光已然全亮。

播本先生的住家與工作空間相鄰於同一塊土地上, 此處以前曾是芭樂園, 時至今日還能在院子裡見到芭樂果樹的蹤跡, 而佇立其中的兩棟建築物與室內設計皆是他的創作。首先拜訪住家, 穿過走廊進入客廳, 未開啟任何燈具的空間充滿柔和的自然光, 而角落磚牆襯托的壁爐引人好奇,「宜蘭的濕度高, 尤其冬天溼冷, 爐火有除濕驅寒的功能。一家人可以一起收集、清洗木柴, 然後放進壁爐燃燒使屋內保持溫暖, 也是有意思的家族活動。」

在與大自然靠近的建築裡, 更能感受氣流與光影的變換,「自然光是不能改變、不能動的, 但是可以知道它怎麼走, 因此設計時最主要就是考量光線, 以及通風、生活機能。」客廳的落地窗面海, 白天吹進來的是海風, 而相對應的是廚房的透氣窗, 面向山巒並且在夜晚導入來自山邊的風。

邊為我們沖著咖啡, 播本先生邊聊起作為建築師的起點,「考大學的時候, 只是覺得建築聽起來很帥氣, 所以選擇了廣島工業大學建築學科。在日本, 是沒有將建築與室內設計分開的, 都要學習。一年級下學期, 我遇到了影響我最深的老師-水田一征先生。」

水田先生的建築教學是從「人」開始, 講人性、人的行為、人類學, 也談空間、現象、分類學、生物學。「我還記得他畫了一條直線, 帶著我們思考, 是天空嗎? 上面有雲嗎? 或者是海岸? 下面是否有水的流動? 單就物理層面去看的話, 只是一條用筆畫出來的線, 分析不出什麼, 但是他讓我看到了內涵與無限可能。從那天起, 我對建築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開始去圖書館瘋狂看書, 有時間就去, 幾乎把所有建築書架上的書都看完。」

這樣的起點促使播本先生懷抱著如此信念:「建築應該是讓身在其中的人感覺很輕鬆、很自由的」。以他家為例,「蓋小用大」的想法是認為房子不需要很大, 但透過洄游動線的安排, 為空間創造多種路線, 行走其中便能覺得有趣不會膩、豐富而夠用; 還有「空間優先」, 所以開放式廚房未設置壁櫃與電器櫃, 留意不要將物品疊太高, 空間感自然開闊。

此外在參觀時, 也發現這棟房子裡有許多細長形狀的窗戶,「窗的功能, 除了採光、通風, 還有就是觀看。從室內看向室外看, 會想看到什麼?」外頭是寬廣的農地, 於是拉寬的窗戶收納了地景, 從室內穿透至室外, 使人與大自然相連。

與自然共存的想法在這裡隨處可見。捨棄防風、防水的氣密窗, 每逢颱風季, 便需要搬出一片片防颱板, 手動卡在木製落地窗外側凹槽上阻擋風雨,「這是以前人的作法, 但因為我喜歡木頭質樸的感覺, 設計時就玩一下, 即使帶來不方便也是自己要承擔的。」屋內牆面亦使用自然素材, 刷上會呼吸的石灰泥, 當濕度高的時候它會吸收濕氣, 過於乾燥時又可以釋放水份, 也是延續前人智慧的做法。

我們聊天的位置, 正好也是一家人最常聚集的地方-島型廚房邊的三個座位。擅長料理的播本太太說, 從這裡望向客廳, 可以看到最好的光景, 而雖然當初有安排餐桌位置, 但播本先生形容「走到那裡太遠了(笑)」, 熱騰騰的料理完成後, 往旁邊一放剛好就可以讓家人享用,「女兒也說最喜歡待在廚房這邊, 餐桌反而變成堆東西的地方, 客廳則是發呆想事情時才會坐在那裡。」建造完成兩年多的屋子裡, 滿是屬於這家人的生活感與回憶。

像是到朋友家串門子般自在, 接著, 我們走向院子另一邊, 拜訪以貨櫃為主體翻玩出來的工作空間。半室外的入口處, 竟是擺放播本先生的工作桌, 客人來訪時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他的工作景象, 「自己的個性其實是喜歡躲起來的, 但是把位子擺在門口, 就是試著把自己展現出來, 面對人群。」

除了大學時期水田老師從「人」開始談建築為自己帶來的深遠影響, 播本先生在學期間參加山梨縣 ART CAMP 工作營, 對於「人」也有更多思索。活動中不僅探討建築, 還涵蓋了飲食、哲學、音樂、舞踏(日本傳統舞蹈)、落語(日本相聲藝術)等主題,「雖然是不同領域的人, 但大家一起煩惱著同樣的問題: 人的行為是什麼? 怎麼去回應人的感受? 在那裡也結識了到現在還可以一起工作的夥伴。」

「我喜歡建築工作, 因為它的原點是人, 有人就有很多話題, 不會是埋頭苦幹與外界沒有接觸的行業。透過工作磨練技術, 是為了當自己越懂技術, 就越不會被技術限制, 才能在作品中找回人性。」

來到台灣的契機, 是接受當時任職的公司-日本象設計集團的外派, 當時一句中文也不會說的他當然也面臨了文化衝擊,「譬如日本的草皮不能踏, 但台灣可以。日本習慣把空間劃分得很乾淨, 而台灣比較會混合使用戶外空間, 像是騎樓、樹下, 也許沒有整理得那麼好, 但卻能看到很多有趣的做法。」異地經驗刺激著自己的想法, 轉眼在台灣已定居超過二十年。

工作桌邊的談話告一段落, 我們右轉進入挑高的工作室, 自行設計建造的自由度在此顯現。在切開的兩個貨櫃上加蓋三角屋頂隔熱, 並且在入門左側的吧檯式茶水空間以及每個座位旁切割出窗戶, 讓人隨時可以望見屋外綠意, 工作中不忘生活。

從住家的島型廚房到工作室的吧檯, 播本先生的作品裡總能看到串連起人的設計。「如果不做建築的話, 我想當調酒師。以前曾經在爵士音樂吧打工, 我很喜歡在吧檯內服務客人的感覺, 調酒師提供的是一種陪伴, 一個晚上製作 50 杯飲料, 杯子裡也裝了 50 個故事。」

「而建築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個巨型的杯子, 裡面可以裝很多故事。還記得出社會後第一個案子結束時, 看到成品的那刻非常感動, 那個能量是很大的, 而我想讓故事在裡面不斷發生。」

現在, 播本先生在台灣持續進行著各式專案,「我認為建築職人需要具備技術、愛與驚喜。技術知識足夠, 才能排解各種問題, 同時思考著人的行為, 人們將在裡面產生什麼樣的活動? 然後帶著愛, 為客戶創造驚喜。」

建築必須有人性, 依使用者所需要的生活機能去設計, 在今天的談話中我們感受到播本先生的理念。「我希望成為業主的手, 幫業主畫出他的夢想並且實現。」最後, 他這麼詮釋這份不容易但別具意義的工作。

為了迎接台北店的開幕, 我們寫下一篇篇故事。
也許是美好長存於歲月中的人事物,
也許是職人的專注精神, 以及細節裡的迷人之處。
想與您一同展開, 專屬於海外土屋鞄的生活風格旅程!

為了迎接台北店的開幕, 我們寫下一篇篇故事。也許是美好長存於歲月中的人事物,也許是職人的專注精神, 以及細節裡的迷人之處。想與您一同展開, 專屬於海外土屋鞄的生活風格旅程!

The Story of Zhongshan District

保存歲月的地方: 台北中山區歷史風景

The Story of an Architect

以「人的行為」為原點的建築故事

The Story of Selecting Material

什麼是「好素材」? 丸山先生的思考

The Story of Tsuchiya Taipei Store

與顧客共譜, 屬於台北店的皮革故事

Story Between You and Taipei Store

寫下您與土屋鞄台北店的第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