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房風景:收藏美好物件的房間


一打開會發出「喀嚓喀嚓」快門聲音的門,
古董桌椅、書本及相機等帶時間感的物件緊密排列著。
老舊的皮革手提箱,是在跳蚤市場上邂逅的物品,
抱著想研究昔日職人工藝的心情,以及對那經時光洗鍊,
為人使用後留下來的特有溫度一見鍾情。
時間所留下的遺痕,也在手把的逐漸變化中顯現著。

職人用心製作的土屋鞄皮革包袋與小物件,
被擁有者長時間地喜歡著,我也想要創造那樣的美好相遇。
也許物品終究有一定的壽命,但慎重選擇能與對方一起生活的素材,傷痕或污垢,
也刻畫成為記憶的一部分,是我在設計與製作時所有的想望與目標。

憧憬著因被珍惜使用後所閃耀的美麗印記,以及對時代感物件的共同眷戀。
在工房二樓拍攝用的小房間中,人們喜愛的物件自然地聚集在一起。
而剛剛完成的包袋或小物件,在老舊桌椅上,散發著新皮革的美好香氣。

帶著「希望能被長久喜愛」的願望,攝影師今天也一如往常按下快門。


一打開會發出「喀嚓喀嚓」快門聲音的門,古董桌椅、書本及相機等帶時間感的物件緊密排列著。老舊的皮革手提箱,是在跳蚤市場上邂逅的物品,抱著想研究昔日職人工藝的心情,以及對那經時光洗鍊,為人使用後留下來的特有溫度一見鍾情。時間所留下的遺痕,也在手把的逐漸變化中顯現著。

職人用心製作的土屋鞄皮革包袋與小物件,被擁有者長時間地喜歡著,我也想要創造那樣的美好相遇。也許物品終究有一定的壽命,但慎重選擇能與對方一起生活的素材,傷痕或污垢,也刻畫成為記憶的一部分,是我在設計與製作時所有的想望與目標。

憧憬著因被珍惜使用後所閃耀的美麗印記,以及對時代感物件的共同眷戀。在工房二樓拍攝用的小房間中,人們喜愛的物件自然地聚集在一起。而剛剛完成的包袋或小物件,在老舊桌椅上,散發著新皮革的美好香氣。

帶著「希望能被長久喜愛」的願望,攝影師今天也一如往常按下快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