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於本質的精神 專注於本質的精神

CONTENTS: 03

CRAFTSMANSHIP

Established in 1965

 

以「職人工藝」精神出發,
奠定土屋鞄的創作哲學與美學。

土屋鞄製造所承襲的「職人工藝」精神,是由何處淬鍊而來的呢?藉由回顧身兼創辦人與資深職人的土屋國男先生的人生經歷,一起了解土屋鞄的品牌哲學、美學、以及未來遠景。

一心追求「本質」的日日夜夜

一心追求「本質」的日日夜夜。

國男先生在 15 歲時便離鄉背井來到東京工作,任職於一間專門製作小學生書包的工房,當年公司前輩們非常重視皮革品質與書包的耐用度,最常説的一句話就是:「要做出物品的本質。」每天觀摩皮革處理手法的國男先生,對事物的「本質」也有了新見解:「熟悉製作過程固然重要,但在學習的同時,也要仔細思考製程背後的意義。」這段如同修行般的時光,不僅令他學習到皮革製作工法,也奠定了他日後為人處世的基礎。直至如今回想起來,仍是一段貴重的經歷。

腳踏實地累積 12 年的經驗後,因為有了「身為職人,想考驗自己的能力」這樣的念頭,國男先生在 27 歲時離職創業。先是在家中成立僅 11 坪大的一人工作室,接著便投入日以繼夜的製作中,藉由辛勤工作來彌補自己經驗不足之處。回顧這段日子,國男先生説:「當時心中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持續精進自己的手藝。」就這樣,他活用以前跟前輩學到的技藝,以天然的皮革,製作出耐用堅固的學生書包,迎向了職涯的轉捩點。

一心追求「本質」的日日夜夜。

一心追求「本質」的日日夜夜

國男先生在 15 歲時便離鄉背井來到東京工作,任職於一間專門製作小學生書包的工房,當年公司前輩們非常重視皮革品質與書包的耐用度,最常説的一句話就是:「要做出物品的本質。」每天觀摩皮革處理手法的國男先生,對事物的「本質」也有了新見解:「熟悉製作過程固然重要,但在學習的同時,也要仔細思考製程背後的意義。」這段如同修行般的時光,不僅令他學習到皮革製作工法,也奠定了他日後為人處世的基礎。直至如今回想起來,仍是一段貴重的經歷。

腳踏實地累積 12 年的經驗後,因為有了「身為職人,想考驗自己的能力」這樣的念頭,國男先生在 27 歲時離職創業。先是在家中成立僅 11 坪大的一人工作室,接著便投入日以繼夜的製作中,藉由辛勤工作來彌補自己經驗不足之處。回顧這段日子,國男先生説:「當時心中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持續精進自己的手藝。」就這樣,他活用以前跟前輩學到的技藝,以天然的皮革,製作出耐用堅固的學生書包,迎向了職涯的轉捩點。

掌握創業道路上的轉捩點,
化為對製品「品格」的堅持。

掌握創業道路上的轉捩點,化為對製品「品格」的堅持
掌握創業道路上的轉捩點,化為對製品「品格」的堅持。

創業 4 年後,國男先生於前輩的建議之下,首次報名了技術創作協會的選拔,雖然最後不幸落選,但是在發表會上欣賞到眾多職人的優秀作品並深受感動:「每個作品從縫製手法、到加工的精緻細節,都散發著一種與眾不同的高級感。」經過這次洗禮,他重新反思製品的調性,自此除了維持當年前輩傳授的本質精神,國男先生也開始在製品中融入自己對美學「品格」的堅持。從那之後,每次參展都無往不利。

掌握創業道路上的轉捩點,化為對製品「品格」的堅持

 

掌握創業道路上的轉捩點,
化為對製品「品格」的堅持。

創業 4 年後,國男先生於前輩的建議之下,首次報名了技術創作協會的選拔,雖然最後不幸落選,但是在發表會上欣賞到眾多職人的優秀作品並深受感動:「每個作品從縫製手法、到加工的精緻細節,都散發著一種與眾不同的高級感。」經過這次洗禮,他重新反思製品的調性,自此除了維持當年前輩傳授的本質精神,國男先生也開始在製品中融入自己對美學「品格」的堅持。從那之後,每次參展都無往不利。

迷你知己書包
迷你知己書包

 

第二次的轉捩點是「迷你知己書包」,將孩子們使用 6 年的書包改造成迷你版書包,刻意留下了舊書包原本的使用痕跡,藉此保留學生 6 年來的回憶,收到成品的孩子們也特別開心。這項工作令國男先生得到諸多感觸,從那之後便抱持著「製作讓顧客心滿意足」的想法,悉心創作每一樣製品。

有了「迷你知己書包」的製作經驗,工作室的製品品質也大幅度上升。以日本全國搜集而來的「畢業後的書包」來看,經過了 6 年使用的書包,不僅選材與工法都非常扎實且細緻,設計簡約之餘,還兼顧了美觀與知性,每個書包都令人想好好珍惜、長久愛用下去。藉由這段經歷,國男先生亦再次體悟到「堅固耐用」與「品格」的重要性。

迷你知己書包
迷你知己書包

第二次的轉捩點是「迷你知己書包」,將孩子們使用 6 年的書包改造成迷你版書包,刻意留下了舊書包原本的使用痕跡,藉此保留學生 6 年來的回憶,收到成品的孩子們也特別開心。這項工作令國男先生得到諸多感觸,從那之後便抱持著「製作讓顧客心滿意足」的想法,悉心創作每一樣製品。

有了「迷你知己書包」的製作經驗,工作室的製品品質也大幅度上升。以日本全國搜集而來的「畢業後的書包」來看,經過了 6 年使用的書包,不僅選材與工法都非常扎實且細緻,設計簡約之餘,還兼顧了美觀與知性,每個書包都令人想好好珍惜、長久愛用下去。藉由這段經歷,國男先生亦再次體悟到「堅固耐用」與「品格」的重要性。

「讓顧客心滿意足」的心意,
有著絕不妥協的堅持。

「讓顧客心滿意足」的心意,有著絕不妥協的堅持。
「讓顧客心滿意足」的心意,有著絕不妥協的堅持。

經過協會選拔,到製作迷你書包等歷練,國男先生除了對皮製工藝有了更深的堅持,也開始追求創作出能讓顧客「心靈層面也得到滿足」的作品。不僅僅只是符合使用者的需求,他更希望自己的書包能夠令人抬頭挺胸、充滿自信,像這樣讓使用者萌生「特別的感受」是非常重要的。

土屋鞄的知己書包有著能至少安心使用 6 年的耐用度,以及每日揹著上學也不會造成負擔的舒適感,更加上了土屋鞄獨有的品格與美麗外觀,使得揹著書包的孩子們和家人們,都能發自內心感到滿足。為了達到這些目標,國男先生對於皮革選材、工法及設計細節,皆有著不變的堅持,絕不妥協。

發揮挑戰精神,
持續精進的職人工藝。

發揮挑戰精神,持續精進的職人工藝。
發揮挑戰精神,持續精進的職人工藝。

努力讓客戶心滿意足的同時,設計上能符合當代的需求也是很重要的。國男先生決定不斷地挑戰自我,致力於創作出更勝以往的製品。首先體現於「知己書包系列」,當時常見的學生書包,多以紅、黑兩色,搭配同色的縫線與白色的背墊為主。然而在當年土屋鞄便推出了咖啡色與玫瑰色的書包,更搭配上不同縫線與背墊的色彩組合。

此外,原本只有製作知己書包的土屋鞄,在聽聞許多顧客詢問:「你們有製作大人用的包袋與皮夾嗎?」之後,便決定挑戰製作大人使用的皮革製品,於是首先誕生了 Nume 系列的托特包L 型拉鍊皮夾等皮革製品,自此大獲好評。有了好的起頭,土屋鞄便傾力製作出兼具品質與質量的皮革品,在創業 50 週年時,推出了紀念系列「大人書包 OTONA RANDSEL」,運用長年累積的技藝,揉合對顧客的感謝之情,凝結成這款充滿土屋鞄堅持的特別之作。

「讓顧客心滿意足」的心意,有著絕不妥協的堅持。

 

「讓顧客心滿意足」的心意,
有著絕不妥協的堅持。

經過協會選拔,到製作迷你書包等歷練,國男先生除了對皮製工藝有了更深的堅持,也開始追求創作出能讓顧客「心靈層面也得到滿足」的作品。不僅僅只是符合使用者的需求,他更希望自己的書包能夠令人抬頭挺胸、充滿自信,像這樣讓使用者萌生「特別的感受」是非常重要的。

土屋鞄的知己書包有著能至少安心使用 6 年的耐用度,以及每日揹著上學也不會造成負擔的舒適感,更加上了土屋鞄獨有的品格與美麗外觀,使得揹著書包的孩子們和家人們,都能發自內心感到滿足。為了達到這些目標,國男先生對於皮革選材、工法及設計細節,皆有著不變的堅持,絕不妥協。

發揮挑戰精神,持續精進的職人工藝。
發揮挑戰精神,持續精進的職人工藝。

 

發揮挑戰精神,
持續精進的職人工藝。

努力讓客戶心滿意足的同時,設計上能符合當代的需求也是很重要的。國男先生決定不斷地挑戰自我,致力於創作出更勝以往的製品。首先體現於「知己書包系列」,當時常見的學生書包,多以紅、黑兩色,搭配同色的縫線與白色的背墊為主。然而在當年土屋鞄便推出了咖啡色與玫瑰色的書包,更搭配上不同縫線與背墊的色彩組合。

此外,原本只有製作知己書包的土屋鞄,在聽聞許多顧客詢問:「你們有製作大人用的包袋與皮夾嗎?」之後,便決定挑戰製作大人使用的皮革製品,於是首先誕生了 Nume 系列的托特包L 型拉鍊皮夾等皮革製品,自此大獲好評。有了好的起頭,土屋鞄便傾力製作出兼具品質與質量的皮革品,在創業 50 週年時,推出了紀念系列「大人書包 OTONA RANDSEL」,運用長年累積的技藝,揉合對顧客的感謝之情,凝結成這款充滿土屋鞄堅持的特別之作。

給工藝與傳承者的話

給工藝與傳承者的話

國男先生曾說:「土屋鞄能有今天的成就,是一路上仰賴著貴人們的幫助,從業界前輩們、公司的合作夥伴,到所有買過我們製品的顧客們都是。作為報恩,我也希望能好好培育下一代人才。」從 20 多年前,國男先生便開始培育年輕一輩的職人,出自於「不樂見日本優秀的職人工藝就此消逝」的危機感,期望能將工藝與手藝傳承下去。他深覺這不僅限於土屋鞄,更是皮製品業,甚至全日本工藝界的共同課題。

身為製作「知己書包」第一人的國男先生,在 2022 年以其卓越的技術獲頒為日本厚生勞動大臣選定的「現代名工」之一。至今仍可見已 80 多歲的他,在工廠中巡視,給予後進建議的身影。從當年自家僅 11 坪大的一人工作室,發展至今擁有超過 600 名職人的土屋鞄製造所。與時俱進、抱持著想令顧客心滿意足的信念,土屋鞄會乘載創始人土屋國男先生的精神,持續不懈地創作下去。

給工藝與傳承者的話

給工藝與傳承者的話

國男先生曾說:「土屋鞄能有今天的成就,是一路上仰賴著貴人們的幫助,從業界前輩們、公司的合作夥伴,到所有買過我們製品的顧客們都是。作為報恩,我也希望能好好培育下一代人才。」從 20 多年前,國男先生便開始培育年輕一輩的職人,出自於「不樂見日本優秀的職人工藝就此消逝」的危機感,期望能將工藝與手藝傳承下去。他深覺這不僅限於土屋鞄,更是皮製品業,甚至全日本工藝界的共同課題。

身為製作「知己書包」第一人的國男先生,在 2022 年以其卓越的技術獲頒為日本厚生勞動大臣選定的「現代名工」之一。至今仍可見已 80 多歲的他,在工廠中巡視,給予後進建議的身影。從當年自家僅 11 坪大的一人工作室,發展至今擁有超過 600 名職人的土屋鞄製造所。與時俱進、抱持著想令顧客心滿意足的信念,土屋鞄會乘載創始人土屋國男先生的精神,持續不懈地創作下去。

土屋國男

土屋國男

1938 年,出生於日本岐阜縣。15 歲時離鄉至東京求職,就任於專門製作學生書包的工房。1965 年滿 27 歲時離職創業。其後受頒鞄協會之「全國百貨公司協會會長特別設計獎」、「經濟產業省局長獎」等諸多獎項。2022 年獲選為日本厚生勞動大臣認定的「現代名工」,並被日本皮革產業聯合會選為「JAPAN LEATHER GOODS MEISTER(鞄部門)」之一。作為皮革職人,堅持從基礎開始製作的工藝,今後也將陸續發揮創意,創作新品。

土屋國男

土屋國男

1938 年,出生於日本岐阜縣。15 歲時離鄉至東京求職,就任於專門製作學生書包的工房。1965 年滿 27 歲時離職創業。其後受頒鞄協會之「全國百貨公司協會會長特別設計獎」、「經濟產業省局長獎」等諸多獎項。2022 年獲選為日本厚生勞動大臣認定的「現代名工」,並被日本皮革產業聯合會選為「JAPAN LEATHER GOODS MEISTER(鞄部門)」之一。作為皮革職人,堅持從基礎開始製作的工藝,今後也將陸續發揮創意,創作新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