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ing Women 專訪朱剛勇 – 為時代帶光的女性

Working Women

為時代帶光的女性

Interview
在這時代中努力著,跟身旁夥伴肩抵著肩,為同樣的信念想法,走在前線試圖帶光的《人生百味》共同創立人朱剛勇面對工作的看法與姿態,以及她在工作中不可或缺的必備道具。

想要更直接地貼近周圍的人,跟他們一起成長,激盪出可以肩抵著肩,共同前進的方式。
《人生百味》共同創立人 朱剛勇

希望人在理解,看到了那麼多相同與不同的地方之後,願意去相信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是不一樣的,都應該得到更平等的待遇

從平面設計走進社會設計,自己的工作跨足探索跟專案兩大類型。帶領夥伴們進行女性無家者的田野紀錄,閱讀夥伴的田野筆記及文本資料充實背景知識,跟大家一起建構整體環境的畫面與脈絡,也開始嘗試以策展、出版品等方式跟人溝通,每天的工作內容其實都很不同。

「這是一份陪伴人的工作,在走向他人的過程之中,你怎麼走向你自己,並且在從各種視角觀看到自我,無論是與社群、社會之間的關聯,無論是微觀或宏觀......」

早上時段,我通常會安排訪談或與社會單位開會的行程,藉由對話讓自己清醒過來。下午,與工作室內的夥伴進行內部討論或聯絡感情。工作室人來人往,很像社區的客廳,因此如果是設計活動主視覺、寫計畫書等工作,就會選擇到營業時間較長的咖啡店,可以沒有壓力一直工作下去,如果晚上沒有排行程、會議,我就會待到十二點。

因需到街頭上進行田野記錄,通常晚上九點多會前往車站附近,跟大姐聊天,或是送些物資,待到十、十一點,因做田野必須在當天把筆記全部寫出來(不然隔日就會忘記),所以我通常寫到十二點、一點左右,在這在靜下來的時刻裡,有時候也會當工作夥伴的百味輔導師,工作到深夜。因此我們上班時間很晚,我通常是十點半正式開工。

「我覺得這樣貼著人的方式去成長,其實更適合我自己,至少在這裡,我反而覺得安心。」

因家裡有喜歡閱讀的長輩,從小看著長輩書櫃裡的書長大,對於很多事情有所質疑,可當時的環境裡,沒有資源或對象能夠去回應這個質疑,直到進入 NGO ,像現在如此貼近議題與當事者時,慢慢地找到回應心裡質疑的方法。雖然也有人會選擇變成一個更有能力的人,再回來解決這些問題。不過,我覺得像現在這樣貼著人的方式去成長,其實是更適合我自己的,至少在這裡,我反而覺得安心。

「來來回回幾年,到後來自在的相處,發現最舒服的方式其實就是做自己。」

面對與人相處,一開始總會有點彆扭,來來回回幾年,到後來自在的相處,發現最舒服的方式其實就是做自己,不是去勉強自己要去變成另外一個人。那個讓你成為你自己的那條路徑,如果被抹殺或者是被否定了,其實很可惜,因為就是那些路徑一路把你帶到這個地方。

「我做田野的習慣,通常都是用聊天的方式,手上會有一本小筆記本,把關鍵字記下來。」

貼近生活,能容納工作物件為考量的重點

因為不擅長聊天,自己比較喜歡的方式就是融在裡面,我通常晚上九點多會前往車站附近,去關心一下認識的人,同時把募集到的一些物資提供給對方,像是乳液、凡士林。聊完天後,她們開始很自然地做起自己的事情,那時其實就是我更認真觀察、去記錄的時間。

外出時,通常我一定會帶筆記本、年誌、一本書,最近在看八旗出版《白色垃圾》
(包內擺放書本為《無家者》、《人行道》)。

柔軟而具張力,以最舒服的方式,找肩抵肩的夥伴

皮革柔軟輕盈,就算放入筆電、書本,寬度足夠的背帶也讓背負成為一種舒適的享受。寬大的底部設計與收納力,具有厚度的文件資料夾、筆記本、設計師朋友製作的布包等都可攜帶出門。優雅的磁釦與機能鈕扣,能隨物品的多寡與心情自在變換表情。底部設置了底釘,外出採訪時皮革包直接放在地上時也不用心疼會沾上髒污。